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亮心灯—追梦书生郑立平教师成长研究室

教育就是点亮心灯,在自己和学生的心灵上都亮起一道道真善美的风景。

 
 
 

日志

 
 
关于我

特级教师、齐鲁名师、全国十佳班主任、全国民间班主任成长研究会会长、山东省班主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十大创新班主任、教师培训课程专家、教育部班主任国培专家,已出版著作《把班级还给学生》《教师必须掌握的教育惩戒艺术》《优秀教师成长之道》《用故事说话——教师必备工作素养》《为师之鉴》等14部,应邀在全国各地做教师成长、班主任培训、课堂观摩、教育科研、亲子成长等专题讲座300多场。在线交流,QQ:412903996,团队群组:1群96878873 , 2群121608266.

网易考拉推荐

拼爹,不仅是一个社会问题,更是心理问题  

2013-05-13 14:41:17|  分类: 家教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理引言:朱令案闹得沸沸扬扬,人们担心这是中国特权阶级对于平民阶级的进一步蚕食,因为“嫌疑人”孙维背景深厚,权势颇大,而被害人朱令平民出身,无权无势。此案在已经由众多‘二代案”所组成的“拼爹”社会众生相里添加了难以撤销的一笔。“拼爹”时代,你是否依然独立?是否正在丧失自我?

拼爹,不仅是一个社会问题,更是心理问题-由朱令案引发的思考

复旦研究生投毒案让沉寂已久的清华大学朱令案再度成为坊间的热门话题。1994年,清华大学化学系女生朱令离奇发病,被证实为稀有的“铊中毒”,中毒导致她全身瘫痪。警方曾锁定凶手就在朱令的“身边”,但最终此案不了了之。近20年来,有关“谁是凶手”的各种猜测和传说,坊间从来没有间断过,尤其是朱令的室友孙维,一直被认为是主要嫌疑人。今年4月18日,在复旦投毒案的风口浪尖上,孙维在网上发帖自证清白:“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以法。”这一言论再加上其不普通的家庭背景,加剧了种种传言的散播。

朱令案在事隔19年后重回舆论中心,群情难抑的国人甚至一举将白宫变成“中国信访办”,而“有关部门”的沉默以对使得国人情绪不断积聚,不疏不通,看不见的情绪水位急剧升高。真相?固然重要,但本文拙见,每一个全民关注的社会事件背后,往往隐藏着人们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的质疑与焦虑。

本案的引子为复旦室友投毒案,为何复旦室友投毒案只能成为新闻事件,而朱令案已演变为社会事件了呢?因为疑凶孙维没有被绳之以法。为什么孙维没有被绳之以法呢?因为她有一个好爹,好背景。为什么一个好爹能摆平如此大案呢?因为这是一个拼爹的时代,是一个特权阶级全面压倒平民阶级的时代。为什么我们这么关注这个案件呢?因为我们是平民,我们没有“好爹”,我们希望与“爹二代”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享有同等的奋斗机会,同等的起跑线,同等的付出与收获比率,最终享有同等的幸福。这是一条很多人思考的逻辑链,但是,问问自己,它真的毫无破绽吗?孙维是否是真凶?你真的仔细研究过案件细节吗?也许最后一个问题才是关键所在,本文无意讨论案情,我更关心的是,“拼爹”焦虑又一次席卷中国。


自我控制感的缺失


这是一个竞争压力过大的时代,大到我们无法一个人承受,拿着不多的工资,排着队走向人生的“必然与必须”,买房子,买车子,好职业,好婚娶,哪一项都不是容易的事。所以,很多年轻人不得不选择依靠父母,房子车子甚至工作都是家里全权负责,最终使得子女在一些职业、婚娶、出行等选择上,都必须接受父母的安排。而这种对于子女生活的过度涉入,使得中国的父母能够有充分底气影响甚至代理子女自己的人生,包括私生活与公共生活。这种与原生家庭的纠结关系,直接影响了年轻人的自我控制,自我价值感。

为什么“拼爹”时代,“坑爹”频出?好的现成资源为什么不能直接导致好的个人成长?我们看到,当子女依附父母时,得到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必须给与与之相伴的“回报”,有时候是“听话”,有时候是“依赖”,因此,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让出了对于自己生活的选择权,这种出让,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使得我们缺乏自我控制感,而缺乏自我控制感,使得我们生活在痛苦中。心理学家认为,我们对自由根深蒂固的热爱,源于压迫会让我们感受肉体和精神的痛苦,而人类天生被设定了想要远离痛苦。除此之外,人类同样被设定了对于个人自治的欲望。所谓个人自治,就是具备根据个人自由意志做选择的能力。心理学家发现,人类不快乐的根源,很大可能就在于自治的欲望受到种种限制。比如一项对医生的调查表明,他们最不满意的事情是对于自己每天要做的事情没有控制权。对于自治的需求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心理需要,人类智慧带来的烦恼之一在于:我们感到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做出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如果这种选择的能力受到限制,我们会有很深的挫折感。

自我价值感的缺失


一部分人对于“拼爹”的焦虑,并不是特权阶级对于平民阶层的压倒性胜利所带来的不公与失衡,而是自己没有一个好“爹”,不能为自己带来利益。此种想法不在少数,拥有这种想法的人,本身就已经对这种现象默认,在心理上对于这种制度产生认同感。因此,他们的焦虑就不再聚焦于社会不公,而是家庭不昌。他们深信,自己没有美好的人生,是因为父母,只因为父母。将自己的人生,自己的职业与父母的背景完全等同起来,也就是说,父母的背景成为自我评判自己人生的标准,而这一标准是不可控的,是来源于外界的。

即心理学上所说的自我价值保护,心理学将自我归因分为两种,外归因和内归因。外归因就是事情发生后很容易把失败或成功归结为外部的原因,而不在自身上寻找原因。内归因则相反。归因中有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自我价值保护,也就是说个体在归因中会对自我卷入的事情的解释,带有明显的自我价值保护倾向。比如说在成败归因中,成功时个体倾向内归因,失败时就容易倾向于外归因。成功的内归因有利于自我价值的肯定,失败时外归因则可以减少自己对失败的责任,是一种自我防卫策略。当面对失败时,反复采用这样的自我防卫策略使得我们将自己的价值建立在环境之上,久而久之,我们就会对如何判断自己的价值产生外界依赖,没有好“爹”,我就没有价值。

拼爹,是一个社会问题,更是值得引人深思的心理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