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亮心灯—追梦书生郑立平教师成长研究室

教育就是点亮心灯,在自己和学生的心灵上都亮起一道道真善美的风景。

 
 
 

日志

 
 
关于我

特级教师、齐鲁名师、全国十佳班主任、全国民间班主任成长研究会会长、山东省班主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十大创新班主任、教师培训课程专家、教育部班主任国培专家,已出版著作《把班级还给学生》《教师必须掌握的教育惩戒艺术》《优秀教师成长之道》《用故事说话——教师必备工作素养》《为师之鉴》等14部,应邀在全国各地做教师成长、班主任培训、课堂观摩、教育科研、亲子成长等专题讲座300多场。在线交流,QQ:412903996,团队群组:1群96878873 , 2群121608266.

网易考拉推荐

语文这点事儿——兼谈读书  

2010-08-09 09:17:34|  分类: 众里寻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来一篇好文章,供学习欣赏。

语文是什么?语文首先要解决的不是“术”,而是一颗“心”。“心术”不正,百事俱废。语文需要一种“境”:春风化雨,熏陶渐染的“化境”;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清静”;卓然不凡,卓荦不羁的“境界”!甚至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超越和超脱,而这种“境界”,亦需要一种“环境”才能生成。 

学了这么多年语文,又教了这么多年语文,和我们生命联系最紧密的语文却仍然处于尴尬的境地。看了几位老师的视频,听了专家的评论,忽然想起这么个问题:

语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于是,想起黄永玉老先生读书的事。黄永玉,“新浪读书·名人堂”这样介绍:自学美术、文学,为一代"鬼才",他设计的猴票和酒鬼酒包装家喻户晓。其人博学多识,诗书画俱佳,亦是诗、杂文、散文、小说、剧本的大家。
  他有篇文章《 凭自己高兴读书》:
  说实话,我受教育的程度不高。如果按照现在家长的眼光看,我不是个好学生,读小学时,我不断地逃课,有时甚至半个月不回家,我有个绰号叫“黄逃学”。
  1937年,我跟着父亲出外找活路。漂泊一段时间后,父亲托亲戚帮忙,把我送进了福建著名的集美学校。开学第一天,我就把领来的新书卖了,换钱买袜子、肥皂。在集美学校3年,黄永玉的名字人人知晓,整天泡图书馆,会画画,会木刻,留了5次级。后来在同学聚会时,我一下子请来200多人,别人觉得不可思议。我说:“我留过5次级,每次都有四五十个同学,这样下来不就有200多人了吗?”
  后来我当了教授,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对我说,他不相信教授黄永玉是我,以为是另外一个黄永玉呢。因为我读书全学期的总分都不超过100分,怎么可能当上教授呢?
  其实,要说逃学的小孩很多,留级的小孩也很多,我之所以没有在那个动荡的时代堕落下去,是因为我爱读书,而且我这个人比较专注。
  我喜欢书喜欢到了何种程度呢?在逃难期间,我也不忘背上一捆书。日本鬼子在后面追,我在前面跑,实在跑不动了,才忍痛把书一本一本扔掉,一边扔一边惋惜。
  我总认为与一个聪明的人谈话是幸运的,而读一本好书就是和一个聪明的人谈话,读一万本书就是和一万个聪明的人谈话,多划算呀!当然,与一万个聪明的人谈话后,自己自然也变得聪明了。
  我上学不多,但读书极多,对借书给我的人,我也一直心怀感念。一位长者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几十年后我依然记忆犹新。这位长者告诫我说:“一定要读书,不读书而观察生活等于零,因为你没有文化,没有消化生活的胃。”这话使得我对书深怀敬意,不仅读专业书,而且涉及各个方面。我曾对一个年轻人说:“做一个版画家,一辈子要和书籍打交道,爱书,受书的教益。”其实,岂止版画家,只要是一个想有所成就的人,都应对书抱这么一种态度。我不仅自己广泛阅读,而且鼓励学生这么做,以掌握艺术的精微之道。
  但我读书“不求甚解”,也就是说读书先是求乐,然后才是求知。读书需要顺乎情趣,否则会苦不堪言。我告诉你,我这个老头子一辈子过得不那么难过的秘密就是,凭自己的高兴读书。

又想起了我初中的语文老师。去年回老家过年专程去看望多年不见的老师,他老人家风瘫在床,看到他当年的爱徒携夫君女儿去看望他,老人家仍然掩不住自己的激动。他示意我们拉开他床边的抽屉,他的儿子从中拿出一本残破的《红楼梦》,从他老人家吱吱呜呜的话语中我终于明白:即使现在,我的老师一直在看他当年就爱看的《红楼梦》!

记得老师当年在课堂上爱给我们讲“题外话”:赵子龙单骑救主盖世英勇,徐庶进曹营刘备砍掉竹子遥相目送,凤姐口蜜腹剑笑里藏刀,三家村札记冤情深重,姜昆的相声马季的逗乐……老师当年有几大爱好:闲茶闷酒无拘的烟,加上红楼三国和相声。现在酒不能喝了,烟也得控制,红楼成了他的红颜知己!
  我的老师醉于《红楼》,一醉不醒。

这是一位我敬佩的老师,从学识到人品。多年过去,多少语文课蒸发在时间的流中,只有我这位老师的“题外话”愈加清晰,成为我终生难以泯灭的记忆……我后来之所以选择了中文系,应该说与我的这位老师有很大关系。
  读于是之先生的《幼学记事》,印象深刻的是这么几句:
  有一次,一位眼睛近视得很厉害而又不戴眼镜的老师,把我们几个同学招呼到他的宿舍里去,给我们诵读《罪恶的黑手》。他屋里哪儿都是书,光线显得很暗,所以他需要把诗集贴近鼻尖才能读得出。他的声音不洪亮,也无手势,读得很慢,却很动人。长大以后,我再没去读这首诗,然而它给我的印象,却始终留在脑海里。这位老师不久就不见了。当时,他为什么有这样的兴致叫几个孩子去听这首诗呢?我至今也不明白。每当路过孔德旧址,我还常常想起他来,我总觉得他或者是一位诗人,或者是一位革命者,老幻想着有一天会碰上他。

 

语文是什么?语文首先要解决的不是“术”,而是一颗“心”。“心术”不正,百事俱废。语文需要一种“境”:春风化雨,熏陶渐染的“化境”;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清静”;卓然不凡,卓荦不羁的“境界”!甚至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超越和超脱。
  而这种“境界”,亦需要一种“环境”才能很好地生成。

童道明(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著名俄罗斯文学专家)先生有《读书的三境界》,反复揣读,爱不释手,我愿意委屈先生的文章为拙文压轴:
  在我看来,读书可以分三个境界。 第一境界是马克思、鲁迅、顾准式的读书境界。他们读书不仅为自己,更为天下。马克思读了书写《资本论》,让天下的有革命倾向的人生出实际的革命念想;鲁迅读外国书译外国书,有为中国人“盗天火”的神圣感;顾准读书研究希腊城邦式民主,试图解开中国发生文化大革命悲剧的社会历史根源。这个读书的最高境界是只有一代伟人或哲人才能达到的。 
  第二境界是杜甫所说的“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最生动的例子是曹禺1930年进入清华大学后利用三年的时间读遍了清华园图书馆中从古希腊悲剧到奥尼尔的所有世界戏剧的经典名著,之后,也是在清华园图书馆内于1934年写成了《雷雨》。这种天才式的读书境界,一般人也是难以企及的。 
  第三境界就是陶渊明在《五柳先生传》里说的: 
  “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这个境界,我们自觉努力之后是可能达到的。重要的是,要“好读书”,“不求甚解”可以理解为不要“死读书”,这样就能“会意”。读书务求“会意”,清代有位诗人就说过,“读书不知味,不如束高阁”。“知味”与“会意”是一个意思。 
  “会意”可以有大小之别,概括言之就是能诱发恻隐之心等美好情愫产生的联想。我在1996年出版的《惜别樱桃园》“作者的话”中写的就是“喜欢联想与善良”,意思大致也是这个。 
  林语堂在《读书的艺术》一文里发表了一个很好的见解:“我认为一个人发现他最爱好的作家乃是他的知识发展上最重要的事情。世间确有一些人的心灵是类似的,一个人必须在古今的作家中,寻找一个心灵和他相似的作家。他只有这样才能够获得读书的真益处。一个人必须独立自主去寻出他的老师来。” 
  我要补充的是,最好不是“寻找一个”,而是寻找几个。拿我自己来说,与我最贴心的作家,在中国古代作家里是陶渊明,在中国五四以来是冯至,在俄罗斯是契诃夫。 
  前几年我沉浸在契诃夫的文字里。他对我的潜移默化的影响有时能让我吃惊。契诃夫对“美的空费”常生伤感之情。他有篇小说叫《美人》,写的是主人公在穷乡僻壤见到两个美丽的姑娘之后生出的“惋惜美丽”的惆怅(俄文直译应是“惋惜美人”,汝龙译作“惋惜美丽”更妙)。去年我去云南,在一个哈尼族的村寨看到一个美丽的姑娘,竟然也产生了“惋惜美丽”的念想。 
  不要忽视并非文学界的作者的作品。实际上,文学界之外的人写的文章往往是挂着作家头衔的人未必写的出来的。像演员于是之写的《幼学记事》、《祭母亲》就是绝好的文章,像画家吴冠中的文章篇篇可读。在我读到的追忆钱锺书的文章里,我认为还是画家黄永玉的《北向之痛》最佳。 
  不要忽视并非“大腕级”的作家的作品。实际上,所谓二流作家的有些作品是一流作家也未必写得出来的。如果有人要我推荐抒情散文,我也许会向他推荐夏丏尊的《白马湖之冬》;如果有人要我推荐哲理散文,我也许会向他推荐李健吾的《切梦刀》;如果有人要我推荐学者散文(如果这个称谓成立的话),我也许会向他推荐梁遇春的文章。还是举自己的例子,我以前要么写长篇论文,要么写剧评,起念写散文、随笔,是在读了百花出版社出的《梁遇春散文选》之后。 
  但给我带来最大的阅读愉快的中文书,还是五四以后到新中国成立之前的文学作品。读朱自清的文章、王统照的文章、冯至的文章……你能愉快地感觉到你是在读很正直的、很厚道的、很有学问也很有灵性的人写的文章。 
  帕乌斯托夫斯基在《金蔷薇》里说到契诃夫的人道主义时,写了这样一句:“现在我们有些文学作品缺乏契诃夫的善良”,我可以照着这个样子说,现在我们有些文章缺乏朱自清的厚道。 
  这里还牵涉到读书心态的问题。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文明的碎片》,肯定会被作者的才情所吸引(我最欣赏他的那篇《风雨天一阁》),但也有人细心地去寻找余文中的“硬伤”,而且居然出了书!这样的书我当然不会去读的。 
  一个人不可能读遍天下书,也没有必要。这样就不可避免地产生阅读的局限性。我上小学的时候,小伙伴好像都在读《七侠五义》之类的武侠小说,但我不读,而且立志不读武侠小说,因此我很可能与金庸先生的作品“失之交臂”,这是没有办法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